亲历加拿大住院!我的感受是这样A8体育的

  对于加拿大医疗卫生体系及医院的服务,移民们有赞有弹。实际情况究竟如何呢?最近,山东同乡会与山东大学温哥华校友会联合在线上举办了,几位本地住院亲历者或他们亲属的分享了住院的亲身经历,本专题是其中三位移民的分享,希望帮助读者对加拿大医疗系统和大温地区的医院服务有所了解。

  我曾因为咽部肿痛并呼吸困难而急诊就医。当时未曾想到关于我到底得的什么病?又是怎么治好的?那是2015年3月,正是春意盎然、万物复苏的季节。三八妇女节前夕,我参加老年协会列治文分会庆祝三八妇女节活动。在会上我负责音响操作同时还参加节目表演。这时已经感觉身体有点不适,浑身乏力,但是并没有当回事。

  第二天,喉咙开始疼痛,当即预约家庭医生。家庭医生按照轻度炎症开了消炎药。因为附近药房无此药,要转天来取。我即去中药店买了治疗喉痛、止咳糖浆等中药回家服用,效果不佳。

  第三天,病情继续加重,取回来的消炎药吃下。又看了中医大夫开了中药。原以为既服用消炎药又服用中药双管齐下,病情可以加快好转。

  第四天正值三八妇女节。身体自我感觉好一些。不料喉咙外喉结处明显肿胀起来,吞咽困难,呼吸急促,咳嗽不止。虽然按时吃了消炎药并未见好转,小病急转直下变成大病。

  这时我意识到事态的严重。在老伴和孩子们的催促下,急速带我去列治文医院看急诊。傍晚5点到达医院,先给抽血并查CT。接着是长时间的等待,等到9点多,即四个小时后才见到医生。这时我仍然咳嗽不止并且喉部肿胀越来越大,呼吸困难急促。医生看到验血结果及喉部表征,确定有影响呼吸产生窒息的后果。当即启动紧急抢救程式。不等家属要求,主动调派救护车鸣警笛开道直送温哥华总医院。到达后,当即进入ICU病房。经过一番检查,当值急诊医生决定立即进行手术。此时已近午夜。

  瞬间手术室已经动员起来,当医护人员把我推到手术室时,有多位医生正在待命,他们已做好手术准备。主刀医生看似50多岁,他态度和蔼可亲,和我聊了几句。从面部表情看知道是安慰我,并且告诉我如何治疗。我不会听英语只能回答“Thank You!”。这时对我已经渐渐起作用,只隐约听到医生说了一声“OK!”后来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等我苏醒过来已是第二天下午,感觉口中含着导气管,身上贴有各种感应器,手臂输液。虽然不能说话,但是神智清醒。亲人来看望时,我们以笔谈方式进行交流。

  手术后第三天,炎症尚未消除,处于观察阶段。医院按照常规派来护理人员给我擦身,她是位非常和善耐心的护理员,本地出生的基督徒,不会说普通话,工作非常尽心尽职,让我感到十分亲切与安心。

  过了一天,两位医生根据CT检查确定可以拔除导气管。经过一番准备,医生慎重小心地慢慢把导气管拔出来。拔出的那一刹那,由于皮肤粘连十分疼痛,过了一会才慢慢恢复常态,咽喉部倍感舒适。

  又过了一天我转到普通病房康复观察。由于手术排出的浓血流到肠胃,大便排出了大量黑色液体。晚上两位医生为我做了喉部检查,认为恢复良好。

  最后一天,即我住院的第五天,我已经能够下床活动,输液也已撤除。可以慢慢吃午餐了。医院通知家属下午可以办理出院。至此,我在温哥华总医院的住院经历结束。

  现在回答这次是什么病造成我紧急抢救住院。原来我得的是:咽喉感染症(咽旁脓肿)。手术方案是:予以紧急插管切开引流治疗。但是我始终没有明白我咽喉是怎么感染的。庆幸的是,医生的正确诊断和治疗挽救了我。

  第一点:抢救生命在加拿大医疗体系中占首位。类似我得的这种急性疾病,可能会造成生命威胁,医院会主动全力而迅速地投入救治。

  第二点:医疗诊断措施到位,用数据说话,治疗方案正确。用最简洁的手段达到最好的医疗效果。

  我的父亲是在2015年移民加拿大的,那年他是82岁。老人家身体一直不错,因为我是独生子,能把他接到我身边颐养天年,也算是了却我多年以来的心愿。

  我父亲来加后,平时喜欢在院子里种花养草,侍弄菜蔬;每个周四还会步行三四十分钟到附近的图书馆和其他来自国内的老人们聚会聊天。平时基本上没有什么感冒发烧,也从未看过家庭医生。但在2017和2019三年期间却因病住了三次院,总计约有两个月之久。这三次经历也让我有机会对在加拿大看病住院有了亲身地体验和观察,在这里和大家交流分享一下。

  第一次是在2017年7月。那天下午他外出散步,在返回离家不远处忽然向前跌倒,脸上擦破了好几处,后来据他讲当时是感觉眼前一黑就摔倒了。幸好有邻居看到,立即打了911,叫来了救护车,也通知了我们。他被送到Surrey Memorial医院,就被立即安排了住院,这里对老人跌倒是十分重视的,先后做了脑CT和核磁共振等检查,医生告诉说老人脑部有些以前中过风的痕迹,但并不是现在才有的。诊断后安排他住的病房是在神经科(Neurology),两个人一个房间。经过大约两周的治疗和恢复,就出院了。

  第二次是在2018年4月。我正在给他理发,在让他保持低头的姿势理头部后面头发时,忽然他从坐的椅子上往下出溜,我赶紧架住他,发现他已经没有了意识。我也是赶紧拨打了911,叫来救护车,把他送到Surrey Memoral医院 。这次通过检查诊断,除了发现他有些肠出血的迹象,其它在头部倒是没有发现明显的异常。鉴于他不久前有过跌倒的经历,医生也安排了他住院。这次住的大概算是综合性病房,有五张病床,病床间有布帘区隔。人多就比较吵一些,其中有一位病人经常会大声呼叫。这次住了大约十天左右就出院了。

  第三次是在2019年7月,也是在我家门前散步不慎跌倒,这次是仰面摔倒,后脑着地,头部有跌破流血。也是有路过的行人赶紧打了911,并告知我们。这次也是住进神经科病房。经过各种检查诊断,发现他头部除了外部有磕伤,脑部并没有明显症状。

  在病房中,他身体连着好几个监测设备,显示他的血压、心率、血氧量等指标。监护中,护士发现我父亲的血氧量表现很奇怪,当他躺着时,血氧量在90以上,十分正常,但当他坐起时,血氧量会迅速降到70以下,主治医生也感到十分困惑,此后后来过好几个其他医生来诊断。A8体育

  最后是一位心脏科的医生建议我父亲做了心脏超声波检查,终于确诊他的心脏存在卵圆孔未闭的情况,这个卵圆孔在他躺着时,闭合情况较好,而在身体竖立时,则出现缝隙,从而使得其左右心室之间形成“短路”,静脉血没有全部通过肺部充分吸收氧气,导致血氧量过低,容易造成昏厥,脑血栓等症状。这样看来,我父亲前两次的住院,应该都与此与有关。只是这种病征,在他这么大年纪才显现出来,则是比较罕见的。找到病原因后,医生安排我父亲去Royal Columbia医院做了心脏微创手术,手术很成功。大约一周后,就出院了。

  通过我父亲这三次的住院经历,我最大的感触就是在加拿大看病就医人人平等,你根本不用考虑托人找关系走后门。第三次就医期间,我父亲在单人病房住了一个多月,这个病房设备齐全,有单独的卫生间、沙发等,这在我以前来说是难以想像的。

  在就医的各个环节,所接触到的工作人员,医生和护士,绝大多数都和蔼可亲,彬彬有礼。在送我父亲去Royal Columbia医院做手术时,Surrey医院这边专门派了一名护士从早到晚,全程陪同,令我十分感动。老人在病床上躺久了,肢体会变得十分僵硬,医院则安排了专门的理疗师,每天来指导我父亲做各种动作,帮他恢复。即使在出院后的一个月,还安排他每周一次来医院的理疗部门通过一些器械设备来锻炼、治疗。在素里的Jim Pattison门诊护理和手术中心(Outpatient Care and Surgery Centre)有一个老年诊所(Senior Clinic),定期地对我父亲的情况进行监测跟踪,一直到去年(2021)十月份,他们认为我父亲基本恢复正常,才决定停止跟踪。另外帮我父亲诊断出心脏问题的专科医生,也安排我父亲每年回医院进行一次全面检查和诊断。

  现在我父亲已届89岁高龄,身体状况良好,每每想起住院的经历,便会感念加拿大对老人就医治疗的良好制度,以及工作人员的文明素养。

  当然我们也遇到过态度比较冷淡,工作不是那么认真的护理人员,但我觉得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这个世界并不是什么都是完美的。

  另外我的一点体会就是在送从国内来的老人在这里就医住院的第一个晚上,作为子女最好能陪在身边,因为对老人来说,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语言不通,身体上的病痛尚未缓解,而且在急诊处的病房的护理情况我的感觉不是那么周全。如果有子女的陪伴老人的感觉会好很多的。

  在住院期间,由于老人语言不通,一般我会准备一张纸,上面用中英文对照写上常用地词,这样老人有什么需求,就可以用此与护士沟通。医院免费提供一日三餐,但我父亲不太习惯西餐,而且他戴的是假牙,咀嚼情况不太好,一般午餐和晚餐是我在家做好送过去。(听说有的医院提供点餐,有中餐,但Surrey Memorial医院没有。) 每个病区都有一个午餐室(lunch room),有冰箱、微波炉可以使用。我带去了保温瓶和保温杯,每天在lunch room烧好开水备用。病房中有电视,但需要另外付费,而且只有英文节目。我就给老人带去iPad和收音机给他解闷。我爸的86岁生日是在病房中度过的,我们全家人准备了生日蛋糕,来医院给他过了生日,他很开心。

  2007年6月20日午后,我感到腹部不适疼痛,我想可能是曾经吃了油炸蚕豆消化不良所致,就没有在意,还是正常活动,但到晚饭前仍无好转,就做了一下热敷。因为疼痛不严重,就没有做别的处理。

  次日起床后腹部疼痛仍持续,体温略高,右下腹压痛明显,就想应该去看急诊了。我和女儿说了情况,告诉她想去急诊室。但淋浴后体温有所下降,又抱了侥幸心理想等等再看吧。就跟女儿说,再等等看不好再去吧。片刻后终于又下定决心去急症室了。

  到医院后已经快10点了(具体时间已忘记)。先在分诊处排队,分诊后进入一个急诊室内部大厅坐下等候,已有多人在候诊了。又经过问诊及一般检查后,让我躺在急症室外面大厅的病床上等候专科医生诊断。

  等候中腹痛加重,突然感觉全身寒战、身体剧烈抖动得无法言语,不能呼救。不知是别的病人还是家人去叫了医护人员来看我,以后拿了一床热毯盖在我的身上,并继续等候医生的到来,这样又过了段时间,医生终于来了,检查后把我转到室内病床,给予静脉输液,并做了化验检查及放射科检查。因为疼痛历害难以忍受,给我打了止痛剂。

  大约下午5点多,医生告诉我是阑尾炎需要手术。我便告诉了女儿来了医院,医生告诉她因为没有手术房间要到晚上午夜后才能做手术。这样我就一直在等候手术中度过。因为腹痛历害,护士便按时给我注射止痛针吗啡。

  从此我一直处于迷迷糊糊的状态中,也不知什么时候做的手术。直到到第二日天还来亮时醒来,我也不知已做了手求,还询问护土什么时候做手术,护土告诉我已经做完了,因为意识刚恢复,也没有问什么时候做的手术,早上有医生来看我,我便问了一下手术情况,阑尾是否穿孔?他告诉我刚刚穿孔,术中已经清理干净脓液。

  术后我仍有发热,身体虚弱,住到24号出院了。回家后因为仍发烧、腹痛,进食后腹泻,吃不下东西,所以恢复得很慢。半月后我去看家庭医生,服药后好转。大约一个多月后恢复正常。

  这次染病使我感受到,因为手术室忙碌,没能及时手术带给我的痛苦经历。本来一个单纯的阑尾切除术很快就能恢复正常,可等到穿孔就危险多了,也可能合并很多后遗症,尤其是像我这种老年人,抵抗力弱,危险性更高了。以后有病绝不能拖延,要及时就医。如果手术,术后一定要询问诊断及注意事项。

  惊!Metrotown24小时内3女遭性侵 2宗发生在这家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4-2016 jmsulove.com A8体育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苏ICP159585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