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管理另辟蹊径:跨境医疗体验A8体育

  美国心理学家亚伯拉罕·马斯洛将人类需求从低到高按层次分为五种: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而在最底层的生理需求中,活下去是人最基本的需求,健康也理所当然成为人们需求的基础。

  事实上,随着高净值人群数量的进一步扩大,以及社会医疗服务领域的全球化发展,走出国门去寻求医疗服务正成为热潮。报告显示,2011年,高净值人群中仅有3%意识到去海外就医;2015年已经达到40%。2015年第四季度中国患者赴海外就医数量比2015年年初增加了三倍。

  IBG联桥管理咨询创始合伙人、医疗事业部部长梁兆佳表示,“2020年跨境医疗市场将有高达531亿元人民币的市场机遇与巨大潜力。”

  胡润财富曾对高净值人群的健康管理情况调研后发现:68%的高净值人群每年体检一次,17%的人半年体检一次,50岁以上人群半年体检一次的比例超过两成,远高于50岁以下的人群。除了常规检查及一些特别关注的体检项目(如骨密度、脑电图、癌症筛查等),以遗传学为基础的基因检测等更为先进的医疗科技正成为高净值人群的关注新热点。同时,越来越多的人选择了在海外进行健康管理。携程发布的《2016年在线年通过携程报名海外体检等医疗旅游的人数是上一年的5倍,在50万次左右,人均订单费用超过5万元,是出境旅游人均花费的10倍左右。

  “2011年跨境医疗刚兴起时,还是以重大疾病转诊为主,近年来,特别是2015年之后,去国外参与慢病管理、抗衰医美、基因检测这些非严肃医疗项目的人群越来越多了,尤其是日本的精密体检人群,占比最大。每年超过3万人,自己预约去的占到25%,通过中介预约的占40%,通过大大小小旅行社出去的占35%。”一位海外医疗从业者说道。

  这批出境寻医问诊以及进行健康管理的人是基于什么样的原动力?真实的海外医疗又是什么样的现状?我们带着问题,看看小李“执拗又固执”地带父体检案例:

  小李的朋友小王,属于上海的高知群体。每年他都会带父母去上海知名医院做VIP体检,年年体检结果都是健康。直到父母去日本做了一次全身的精密体检,白纸黑字的检查结果显示,父亲甲状腺癌晚期,母亲胃癌中晚期。

  在听闻朋友的真实经历后,小李又惊又怕,他下定决心要将执拗的父亲送去日本体检。几番争论后老李终于妥协了,跟着小李一起来到日本。人是来了,但老李有着自己的担心:日本人是否会对中国的体检病人有偏见?日本的检查项目能比国内的好在哪?

  “日本护士在操作过程中,一直跪在我身边”,抽完血,护士也没有离开,会有五分钟的观察时间,过程中没有一个医护人员使用手机。这些医护人员的行为,不断地向老李传递着跨越语言的友善。同时,老李也发现,在具体的体检项目上,中国和日本也存在一些差异,同样是胃肠镜检查,与国内身体出现症状时才做胃肠镜检查,用于临床确诊不同,大多数日本人都会为了消化道癌症的早期筛查选择做胃肠镜检查,并且日本的检查属于无痛胃镜,在整个检查过程,老李甚至都没有觉察到疼痛。

  “日本早期癌症的发现率是80%,但中国癌症发现率远远低于这个数。”昆仑巅家族办公室吴滢铭告诉记者,他认为体检医生培养、体检观念、技术设备以及医护服务的差异是中日之间的体检差异。

  体检医生培养上,一位医疗从业人员告诉记者,“中国优秀的医疗资源是偏向临床的,而体检科室的医生远离临床很久了,两方的配合度很低。”而在日本,体检中心的医生是各个科室的临床医生,具有相对较高的专业度与重视度。同时,日本预防医学的概念已经普及,并早已达成“三级”防癌 标准(癌症病因预防、检测微小癌细胞提早治疗、标准化治疗癌症),因此在日本,80%左右的癌症发现处于早初期,其中80%的人可以得到治愈。

  伸远健康市场部经理汪岩给记者讲述了一个他了解的患者的求医经历,这位患者在国内某知名三甲医院体检后,影像结果显示其胸部有1个8mm的小结节,但医生认为,结节太小,无法从影像上判断是否是恶性的,建议再观测半年,看看结节是否有变化,再判断是否是恶性肿瘤。但之后患者选择去日本检查,日本医生凭借多年的早期癌症筛查经验,认为这是早期的肺腺癌,建议尽快手术切除。之后的术中快速病理检测证实了日本医生的判断。

  除了技术上的差异,从业人员告诉记者,在一项针对高净值人群医疗满意度的调查中,高净值人群普遍提到国内看诊过程过于程序化和标准化,同时医疗从业人员技术水平与服务素质不高,而在日本体检中,为保证每个人都有充足的检查时间,医生可以仔细地进行观察,会采用提前预约制控制人数,体检中有护士跟随陪同,同时在体检结束后,还会安排医生讲解体检报告,提出健康管理建议,这些贴心的医护服务与个性化的看诊过程,也是患者倾向海外体检的重要原因之一。

  中华医院管理学会误诊误治研究会副主任委员纪小龙曾分享过一组学者研究结果:总体而言,中国医院误诊率约27.8%,与国际水平30%基本相当;但恶性肿瘤中鼻咽癌、白血病、恶性淋巴瘤、胰腺癌、结肠癌等恶性肿瘤的平均误诊率在40%以上;结核病中如肝结核、胃结核、肠系膜淋巴结核、中耳结核、咽结核等肺外结核的平均误诊率也在40%以上;传染病中如流行性出血热、A8体育伤寒、副伤寒、钩虫病、血吸虫病、钩端螺旋体病等传染病的平均误诊率在30%以上;器官异位中如甲状腺异位、子宫内膜异位等平均误诊率在60%以上。

  事实上,作为一门经验科学,医学也是“不完美的科学”,错误诊断的几率并不小。

  美国梅奥医学中心研究人员认为,当初次诊断意见不确切或者存在争议时,应该鼓励患者去其他机构接受二次诊断。所谓二次诊断,又名第二医疗意见,通俗解释就是患者获得诊断之后,其它机构根据原诊的医学影像和病历报告,独立提出诊疗意见和治疗方案。富士国际创始人张志浩告诉记者:“二次诊疗患者的诉求一般分两种,30%的患者是对原来的诊断还有疑问,60%的患者是询问是否还有其它治疗方案。”

  在美国梅奥诊所和日本国立癌症研究中心的研究结果当中,在接受二次诊断的患者当中,两国分别有21%和27%的患者第二诊疗意见更正了原有诊断,更有79%以上的患者寻求到了不同的治疗方案,经过二次诊断,患者的知情权和对治疗方案的选择权得到了保证。

  汪岩向记者讲述了一个他今年接手的真实案例。患者文媛(化名),60岁,曾有肺结核病史。在北京某知名三甲医院拍了胸片,显示肺部有阴影,于是医院安排了PET-CT检查。当时PET检查的影像结果显示,患者肺、纵膈、锁骨、腋下和颈部都有多处亮点。“当时,医生判断是肺癌晚期,且已经出现转移,由于患者年事已高,医生建议不要手术。患者家属当时不知所措,于是要求医院进行病理检查,但由于肺部是移动脏器,比较柔软,穿刺不容易,于是医生选择了在颈部穿刺,经历了两次穿刺之后,病理结果显示未见癌细胞,但医院认为只是没有穿到,仍然认为是肺癌,建议再次穿刺找癌细胞。家属考虑到穿刺是有创检查,怕造成更大的伤害,就想去日本进行二次诊断。”

  “在接收文媛提供的PET和病理检查结果后,我们联系到日本藤田医科大学医院。日本医生看过国内诊疗报告后,提出了三点质疑:1.PET检查影像清晰度不够,不能确定是否是肿瘤;2.病理检查通过气管镜可以直接取到,没必要做身体有损害的穿刺;3.鉴于患者有肺结核病史,怀疑患者病症与一种表现在眼部的罕见病毒有关。于是,文媛听取建议,赴日重新进行检查。藤田大学医院重新对患者进行了PET检查与病理检查,并联合呼吸内科、外科与眼科进行多诊室会诊,最终检查结果证实,患者并非癌症晚期,而是由一种罕见病毒引发的肺部炎症。

  在一项针对高净值人群就医机构选择考虑要素的统计上,数据显示,医院擅长的领域排名第一,占比58%。其次,“医院的口碑”、“医生的资质和经验”和“医疗设施的先进程度”均有超五成的选择率。而在国际权威医学期刊《柳叶刀》发布的全球医疗质量和可及性排名中,日本的医疗质量排名为195个国家中的第11名,地区间差异全球最低,亚洲排名第一。而中国位列第48位,癌症和心血管疾病治疗表现差强人意。

  显然“哪里的月亮圆就去哪儿”更鲜明地体现在了进行海外医疗的人口流动之中。

  “有些手术国内做不了只能去国外,有些是国内能做,但是人多粥少,根本排不上号。比如说,差不多60%的肿瘤病人都需要质子与重离子治疗,但国内目前只有一台质子重离子设备,承载量有限,开业五年,才接待了不到两千的患者。只有极少的患者能在国内治,剩下的只能出国。”从业人员告诉记者,在严肃医疗领域(重症医疗),通常患者对海外医疗的诉求除了二次问诊,更多的是为了国外先进的技术和设备。

  在信息普及的当下,面对医疗资源供需不平衡的问题,除了黯然等待,中国患者在这条狭窄的通道中,也看到新的曙光,为了更好的技术和设备—“哪里的月亮圆就去哪里”。

Copyright © 2014-2016 jmsulove.com A8体育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苏ICP15958556